首页  »  其它小说  »  極限遊戲

一想起今天就要試驗早就設計好的一種新玩法了,我的心裡就異常的興奮。



轉眼間寒假已過去好些天了,再過些天就要開學了。雖然現在還是冬天,可我們這裡的冬天可不是象北方那樣冷的,今年又適逢暖冬,近幾天的氣溫也就比往年高一些了。



昨天媽媽因工作去廣州了,要在一星期之後才能回來;臨行前囑咐我一些諸如注意關好門窗了,不要在外面玩的時間太久了呀,不要為了圖省事而吃冷飯啦……等等;現在家裡真正的就是我一個人了,我可以在絕對沒有打擾的環境裡放心大膽的、瘋狂的玩幾天了。



現在我就要準備實施我的計劃了:先要說一下我新設計的玩法,其實很簡單,就是把自己吊起來,在一定的時間內自己不能解脫,等設定的時間到了之後即可以重獲自由了。從中體驗那種無助與等待以及掙扎和痛苦的感覺……我先用鐵絲把一根很粗的鐵質的電加熱管綁在我家單槓的上部,把它的電源線通過一個定時器後接在一個插頭上,定時器調在通電三小時後可給加熱管通電五分鐘;用一根拇指粗的尼龍繩綁把加熱管和單槓綁在一起,在下面做一個O 型繩套,把一個很粗的拉緊器掛在這個繩套上。並在粗粗的牽拉繩上預先做了一個套。



上面的裝置我試過了,當電源接通後,到了預定的時間,尼龍繩就會在三分鐘內被電加熱管溶化而斷開的,就是說:這個裝置是很安全的。



另用一根粗鐵絲(因為鐵絲是不會被電熱管溶化的)在單槓上綁了一個O 型套,在其中穿過一條粗繩子並係緊,繩子的另一端一會再用;再把一些需用之物掛在單槓上備用;現在我就要開始我的行動了:為了不使室內溫度過低,我把空調的溫度調在了30度,同時也關閉了室內所有在燈,只留下一只紅色的壁燈。



我用一條白色的絲帶將長髮係好並盤在頭上,以防止其在捆綁過程中被弄得披頭散發的。



還是和以前一樣,我喜歡裸體捆綁;在將自己脫得一絲不掛之後,我先用一條紅色的棉繩(做中國結用的,取較粗的那種)給自己做了一個很緊很密的龜甲縛。軟軟的、紅紅的、細細的繩子深深的陷進了我那柔嫩的肌膚下面;雙乳在繩子形成的縫隙中艱難的掙扎著擠了出來……這次我也試著將繩子從兩腿間穿過,當繩子在勒進陰部時,係在繩子上核桃般大小的的繩結正好卡在我的陰道口上,從未有過的劇烈刺激讓我感到了一種極度的亢奮,身子不禁顫抖了起來,我竭力剋製著,把勒進陰部的繩子與綁在腰後的繩索拉緊並打結;此時我感到我的每一個哪怕是很輕微的動作都會牽動身上的繩索,而深深的勒進陰部以及陷在陰道口處的大繩結則強烈的刺激著我嬌嫩的處女地;禁不住的我輕聲的呻吟起來……,然後,我插上了加熱管的電源插頭,並艱難的站到了那個被我用一條粗皮筋連在沙發腿上的橙子上。



我又用了一條很長的,有筷子般粗細的麻繩將我的雙腿從上到下密密麻麻的、一圈圈的、緊緊的綁在了一起。腿上的皮肉在繩子的縫隙中凸了出來,像是要掙開束縛;之後,我用繩子的末端將兩腳以及兩腳的腳趾緊緊的綁在了一起。這樣,我的雙腿就一點也不能動了。



在完成這個過程中,當我每次彎腰用力捆綁雙腿時,我的陰部受到了夾在其中的繩結不斷的磨擦,那個大大的繩結則在我的陰道口處一下下的撞擊的敏感地帶,似乎想要鑽進去……;我第一次體會到了這種令人窒息般的神魂顛倒、欲死欲仙的美妙感覺……,在全身一陣陣的顫抖中,在一股股狂瀉的熱流中,我幾乎癱倒……之後,我又用了一條紅色的棉繩繞過我的脖頸,將我的雙臂一圈圈的纏好,並分別在手腕處打結;白白的、嫩耦般的雙臂被紅紅的繩子蛇一般的死死的纏著,我又沉浸在興奮的想象之中……現在已是夜裡十點多了,從插上電源到現在已經過去半個多小時了,我必須盡快完成我的計劃。



先將綁在鐵絲環上的粗繩子留下一定的長度後緊緊的綁在我的腰上,以保證當吊著我的尼龍繩被溶斷以後,不緻於把我摔在地上。



取出準備好的幾塊小濕毛巾,將其一塊塊的塞進嘴裡並用一條短繩把它綁在腦後,這樣它就不會被我吐出來了。我怕自己在遊戲的過程中因興奮而叫喊出來;再用一條粗一些的麻繩按五花大綁的樣子緊緊的綁在身上龜甲縛的上面,並將拉緊環上的預先就做好套子的牽拉繩壓在了綁在頸後及背部的繩子下面(這樣做可以防止我的雙手因被吊得過高而受傷);然後把我兩臂的肘部也分別用這條繩子與身體綁在了一起,完成後我的上臂就被緊緊的綁在身後的兩側不能動了,余下的繩子也綁在我的小臂上,並且分別係死在手腕上,這樣,當我的雙手不能解脫時,身上的繩子是不可以解開的;此時,我的身上被兩種繩子緊緊的束縛著,呼吸也受到了限製,我的胸脯在繩子的緊縛下劇烈的起伏著……終於快要完成了,我使勁的喘著氣,取過早就做好的僅能伸進兩只手的繩套,把它先套在左手腕上,然後在背後將套在左手腕上的繩套的另一端從拉緊環的牽拉繩套中穿過;再把右手也從背後伸進與左手相聯的那個繩套中,在摸到了拉緊繩後將它抓在手裡。



現在只差最後一步了,此時可能是因為興奮,也可能是由於綁在身上的繩子勒得太緊了的緣故吧,我的全身在劇烈的顫抖著,雙腿也因長時間緊緊的捆綁而變成紫紅色了;陷在陰部的大繩結勒得我十分的難受,頭上也滲出了點點汗珠;此時我產生了想立即就結束這次遊戲的想法……為了不使我因為自己的動搖而破壞了這次計劃,我立即用雙手交替著在背後一點點的將拉緊環的拉緊繩一點點的向下拉著,隨著拉緊繩的收緊,我也在極力的將雙手向上提起,為了達到最理想的效果,我同時也用力的踮起腳來,盡量抬高身體;直到我的雙手被高高的吊到了脖頸下部,與壓在拉緊繩上面的兩道繩子一起被吊得不能再高了時,我還在繼續拉著……;最後,當我把自己吊得只能用腳尖踩在小橙上時,我才放開那條拉緊繩,並將原本直立著的身體向前蕩去,使我的身體呈向前傾斜狀的吊在空中,我感到我被緊緊綁住的雙手又被向上吊高了一些;此時我全身的重量幾乎大部都被集中在了吊繩上。



這時的我:嘴裡嚴嚴實實的塞著毛巾,盤在頭上的長髮早已散開並垂在胸前;全身被好幾條各種各樣的繩子緊緊的捆綁著,綁在兩肩和胸脯上的繩子在身後吊繩的牽拉下深深的陷入我柔嫩的肌膚中;細細的鎖骨在繩子的壓迫下就像是快要被勒斷了一樣;嬌嫩的雙乳在繩子擠壓下向外凸著;胸膛在繩子緊緊的捆綁之下像是要炸開似的,呼吸也特別急促了;紅紅的繩子纏繞著的兩臂被緊緊的綁在身後,沒有一絲活動余地;緊緊捆綁著的雙手被被高高的吊在頸下,一動也不能動;雙腿也被繩子密密麻麻一圈圈的緊緊的捆綁著,細細的麻繩深深的陷入柔軟的肌膚中,我感到雙腿在一漲一漲的;苗條的身體被無情的繩索緊緊的綁著吊在空中,僅僅以腳尖支撐在小小的塑料橙上;我感到我的身體就像是一片樹葉在風雨中飄飄搖搖……我知道,在預定的時間到達之前,我只能這樣被緊緊的捆綁著吊在這裡,而且絕對沒有一點可以解脫的可能。想到這裡,我就有一種莫名的沖動,我體會著這繩索下的快感。



時間已過去近一個小時了,這意味著,我還要被吊在這裡兩個多小時呀!



我轉頭回望四周,看到在我的右側有一個女孩,赤裸的身體被各種繩子緊緊的捆綁著吊在空中;秀美的臉龐因為嘴裡被塞滿了毛巾而鼓脹著,美麗的長髮垂落在胸前;蛇一樣的繩子緊緊地纏繞在她的身上,漂亮的乳房被捆綁在胸前的繩子擠得有些發紫;肩窩處的繩子深深的勒進柔嫩的肌膚中,柔軟的雙臂被紅色的繩子緊緊的纏繞著,牢牢的綁在背後,細小的雙手也被緊緊的綁著,一條粗粗的麻繩將它高高的吊在頸下;白晰的雙腿上緊緊的綁著密密麻麻的繩子已深深的勒進肌膚中,從繩子縫中凸起的肉都變成了紫紅色,緊緊綁在一起的雙腳幾乎是直立在小橙上……;這個鏡中的女孩就是我。



看到這裡,我感到我的臉在發燒,心在狂跳,同時也有一種喜悅的感覺,我終於成功的完成了我的設計了。



用力的、我在努力的想活動一下手臂,可是被吊在頸下緊緊綁在一起的雙手一點也動不了,緊緊的纏繞著紅紅的繩子、被牢牢的綁在背後的兩臂也在些發麻,而且也是一點也動不了;我小心的晃動著身子,被繩子吊著的、被繩索緊緊捆綁著的身體在輕輕的搖動著,穿過頸後綁在雙手上的吊繩使得繞在雙肩和胸部的繩子被向後拉緊,緻使繩子深深的勒進我柔嫩的肩窩和胸脯之中,我感到雙肩有些疼痛;身上的繩索無情的勒進我嬌嫩的肌膚中,擠壓著我的胸腔,使我幾乎無法正常的呼吸了;勒進陰部的大大的繩結強力剌激著我那處女地敏感的神經,稍一扭動身體,那種感覺便會更加強烈,我只有拼命的收緊陰部,這反而使卡在陰道口處的繩結陷得更深了,引起全身更加強烈的震顫……;我的兩腿早就被深深陷入肌膚中的繩子勒得麻木了,緊綁在一起的雙腳也感覺脹得老大,極力的支撐在小橙上,以減輕被繩子緊勒著的雙肩和被緊緊的綁在背後的兩臂以及被高高的吊在頸下緊綁在一起雙手的疼痛;體會著被緊緊的捆綁後吊在空中的感覺:無助、無奈、興奮、害怕、疼痛還有期待……;勒進陰部的繩結無情的刺激著我嬌嫩的處女地,要知道:這可是我第一次把繩結勒進去呀!我極力的想緩解繩結對陰道口處的刺激,就盡力的夾緊,可是這樣做反而更加深了繩結對陰部的刺激;於是,我又有意識的放鬆,可是那個繩結又好象使勁的往裡面鑽,我真害怕那個繩結鑽入我的陰道中;就想把它擠出去,於是,我就夾緊、放鬆、再夾緊、又放鬆……。



一陣陣的興奮,一個個的高潮。汗水在身上流著,陰水在下面淌著,緊緊綁在身上的繩子已被汗水浸透了。雙乳在繩子的縫隙中高高的挺立著,紅紅的乳頭在微微的顫動著;在極度的快感及高潮中我不禁嗚嗚的叫了起來……這時我真想把我的那個從來也沒有用過的跳蛋也塞進陰道中,也許感覺會更加……;可是現在的我已經不可能做到了。



現在是夜裡11點多了,從我捆綁自己開始,到現在已經過去快兩個小時了,我還要在這裡被吊上一段時間呢!直到那根尼龍繩被電加熱管溶斷。



極度的捆綁和懸吊,多次的興奮和高潮過後,我感到精疲力竭了。盡管開了空調的房間內溫度近30度,我還是感到周身在一陣陣的顫抖。



朦胧中再看一下鏡中的我:周身上下被無情的繩索緊緊的捆綁著,被勒得呈紫紅色的雙腿直直的立著,細細的麻繩深深的勒進我那嬌嫩的肌膚中,腳尖支撐在小橙上,身體向前傾著,一條粗粗的麻繩將我掛在空中,纏繞著紅紅繩子的兩臂被牢牢的捆綁在身後,緊緊綁在一起的雙手被高高的吊在頸下,一對已變成紫紅色的乳房向前挺著,嘴裡塞著雪白的毛巾,垂落在胸前的長髮微微的飄動著……在溫暖的陽光下,沐浴著徐徐的春風,穿著紅色短裙,雪白襯衫的我獨自走著。放眼望去,蘭蘭的天空中飄著朵朵白雲,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春光一片。柔軟的小草輕拂著我的雙腿,癢癢的,象小蟲在爬;我歡快的唱著歌,跳著,跑著,盡情的歡樂著……。



忽然,一陣寒風吹過,剛才還是萬裡晴空,刹時就下起了鵝毛大雪,天地間都變成了一片白色。這時的我冷極了,於是就想先找一個背風的地方避一下;可是,到處都是冰天雪地的,到哪裡去找呀?我在茫茫的雪地裡深一腳淺一腳的走著。天氣冷極了,我被凍得渾身直發抖,聽人說,可以用運動所產生的熱量抵禦寒冷的,於是我就使勁的跑了起來……。



一腳踩空,我掉進了一個深深的冰洞……。



一股寒意把我凍醒了;原來我剛剛做了一個夢。



我下意識的抬頭看了一下牆上的電子鐘(我家的電子鐘能發出紅色光的,即使在黑夜裡也可以看得很清楚的): 2:23!



我嚇了一跳,不可能呀!又仔細的看了一下,沒錯!



睡意瞬間逃得無影無蹤了。



這時我真的驚慌起來,早就過了預定的時間了,為什麼吊著我的尼龍繩還沒有溶斷呀?莫非是電加熱管壞了?還是定時器出問題了?還是我忘記插上插頭了?



還是……?



如果真是其中的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那我的結局也就是可以想象的。我害怕起來,驚慌的用眼睛在各處尋找著……;四下裡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房間內一片黑暗。



記得我在開始捆綁自己的時候是開著一盞壁燈的,可是現在?



借著外面微弱月色,我看到那盞壁燈好好的掛在牆上,但是沒有一點亮光,白色的插頭也是完好的插在牆上的電源插座上的呀。



這時我才覺得身上很冷,就感到一股股的冷氣向我身上襲來,渾身被凍得直打冷戰。為了通風,我家裡有一個小窗戶總是開著的,我想,現在的這股冷風可能就是從那裡進來的吧。



可是我是開著空調的呀!先前屋裡也沒有這樣冷呀!



我一下了全明白了——這是停電了!



天啊!這次我可慘了!現在我們這裡電力供應緊張,經常會停電的。



當初我只想怎樣實現我的計劃了,怎麼就忽略了這一點呢?真該死!



完了,如果一時半會不來電的話,我豈不是要被吊在這裡一直等下去嗎?



還有,如果是我家的電路出了問題呢?那我不是死定了嗎?不用說是被餓死,這麼冷的天,如果室內沒有空調?就是凍也會把我凍死的呀!況且我現在周身上下除了那些深深的陷入肌膚下的繩子之外,可是沒有一點布絲呀!



等媽媽回來再解救我?也不可能:第一,我真怕媽媽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第二,媽媽去廣州了,要一個星期以後才能回來的呀!等她回來了,我恐怕早就成為肉干了。



我想到我的好朋友,以前就是她解救過我的,可現在是寒假期間,她去上海了。



現在我真的是走到絕路上了,我後悔:應該想到停電這個問題的,再說,如果不把嘴堵上,也許會叫幾聲,鄰居聽到了就會報警的,最多就是別人知道了我的秘密呗,我也不會被餓死、凍死呀!還有,因為我把全部希望都放在電加熱管上了,這次就沒有使用冰鎖,如果有冰鎖,我也不會弄到現在這個地步呀。



到現在想什麼也晚了,我必須想辦法解脫自己,盡快脫離目前的處境;我開始努力活動兩臂和雙手,可是兩臂被我牢牢的綁在了身後,沒有一點活動的余地;緊緊綁在一起的雙手被高高的吊在後頸下,像是被粘住似的,一動也動不得。



我又極力扭動身子,可是緊緊綁在身上的繩索都深深的陷進肉裡面去了,沒有一絲活動的空間。我又在腿上用力,可緊緊的、密密麻麻的綁在腿上的繩子都深深的勒進肌膚裡面了,根本就沒松脫的意思,反倒感覺綁在身上的繩子勒得更緊了。



而且,在我的這一番掙扎中,緊緊的綁在身上的繩索好象是更加死命的勒著我嬌嫩的肌膚,雙肩和胸脯被繩子勒得鑽心的疼;被紅紅的繩子緊緊的捆綁著的兩臂早就麻木了,緊緊綁在一起的雙手也沒有了知覺,身上各處都在疼,綁滿麻繩的雙腿也早就是紫色的了並且也有些去知覺了。至於我那被緊綁在一起的兩腳,早就不是我自己的了;最難受的是勒進陰部緊緊的卡在陰道口處的大繩結在狠狠的刺激著我的私處,而且好象已經有一部分進入了我的陰道中……。



在我極力掙扎時的緊張和激動的情緒下,我又一次達到了高潮:那種欲死欲仙的感覺再一次來到了:只感到身下又一股熱流順著大腿根部淌了下去……。



現在的我渾身上下已是大汗淋漓了。



被冷風一吹。我從興奮與迷幻中清醒過來,目前我的處境極為不妙,我還得繼續想辦法……我想用力把那條吊著我的繩子弄斷,於是我就一點點的向下墜,這就使得我緊緊綁在一起的雙手又向上吊高了一些;一陣來自兩臂和雙手以及肩窩和胸脯等處的疼痛迫使我不得不放棄了這種做法。



這時的我真的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我徹底絕望了。想到我剛剛過了十八歲,卻要這樣結束我的生命了,我的眼淚象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流淌著。



劇烈的掙扎使我感到頭暈目眩,呼吸不暢,眼前金星飛舞,兩耳中一片轟鳴聲;只覺得眼前一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再次醒過來時已是4 點多了,屋內還是黑乎乎的,而這時的我只能任由寒風吹著,被緊緊捆綁在繩子下面的身體上的溫度好象早就沒有了。只覺得現在除了大腦還有眼珠是可以活動的以外,其它的部位好象都不屬於我自己的了。同時也覺得我的頭很疼,是的,凍了這麼久,可能是要感冒了吧。



不行,我不能就這樣的等著被凍死或者是被餓死,我要向我自己挑戰!



我想,用來吊著我的那根繩子雖然很粗,可是連在它上面的是那根尼龍繩呀!



如果我使勁的晃動,說不定可以把它磨斷了呢——現在是什麼辦法都想試一下了;這時的我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可能是人到了絕望的時候都是這樣子吧。



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只只要能把吊著我雙手的繩子弄開,我就可以獲得自由了



於是,我就竭力的晃動著那好象已經不屬於我的身體,想弄斷那根死死的綁在我雙手上的吊繩。



這是我犯的一個最嚴重的錯誤,而就是這個錯誤,差一點就導緻我的胳膊報廢了。



極度的緊張和絕望使我忘記了我是只用腳尖站在小橙上的,而且被緊緊捆綁著的身體是向前傾著的,我這樣一用力,被搖晃著的身體就象一根枯木一樣轉了起來。雙腳一下子就由小橙上滑了下來,那個小橙也就被皮筋拉到沙發那裡去了。



我只覺得雙手被猛的向上提起,被紅色的繩子緊緊的纏繞著的兩臂和緊緊綁在一起的雙手以及肩窩還有胸脯等處一陣劇痛,我還沒有來得及叫一聲就昏過去了……再次醒過來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已被完全懸空的吊在那裡了,雙腳根本就不能夠到地闆。這時我的兩臂和雙手更是疼得鑽心,只覺得緊緊綁在一起的雙手被向上吊得高高的超過了脖頸,而且一點也動不得,就連想活動一下手指也是不可能的了。當時我想我的兩條胳膊可能是斷了吧,不然怎麼會那樣疼呀?深陷在肩窩裡的繩子勒得我幾乎都要窒息了。而此時的我更感到頭暈目眩了,而先前捆在身上的龜甲縛由於用的繩子比較細,綁得又很緊,再加上長時間的捆綁和我猛烈的掙扎以及身上汗水的浸泡,此時也都深深的陷入到我的肌膚裡面去了。我的周身被繩子緊緊的束縛著,從繩子縫隙中凸起的肉也變成紫色了,還有那深深的陷入我陰部的大繩結也更加強烈的刺激著我那敏感的神經……;這時,我每一個細小的動作都會換來幾乎是無法忍受的疼痛。現在,我只能任自己那被無情的繩索緊緊綁住的身體吊在那裡無助的搖動著……這時候的我才真正是徹底絕望了,我的頭無力的低垂著,長髮散落在胸前的空中飄著,紅色繩子緊緊纏繞著的兩臂被緊緊的綁在背後,緊緊綁住的雙手在背後被高高的吊在脖頸之上,肩窩裡和胸脯處的繩子早已深深的勒進細嫩的肌膚下,乳房此時也是近乎於紫色了,乳頭也被繩子勒得凸了出來,在寒冷的空氣中顫抖著;身上的肉被凍得突突的亂跳,被細細的麻繩緊緊捆綁著的兩腿及雙腳早已是深紫色了。



我在心裡叫著:媽媽,快來救救你的女兒吧!



而回答我的只有滿耳的嗡嗡聲,看來,我只有等待死神的降臨了……;我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樓道裡人們的說話聲使我又一次的醒了過來,這時我發現外面的天已經亮了。



屋裡好象沒有剛才那樣冷了,我費力的抬起頭來向四下觀望,我一下子發現:牆上的壁燈亮了——來電了!



我有救了!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來的電,也就是說,我不知道什麼時間電熱管可以通電溶斷那根尼龍繩,只是我知道,最終我是可以解脫了;我只有靜靜的等待著……由於這時我被吊著我的繩子弄得背對著電子鐘,所以我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間了。



我扭過頭,看見了鏡中的我:原本秀美的臉龐上沾著好多亂發,由於數次的極力掙扎導緻呼吸不暢,我的臉紅紅的;口中塞著一團白色的毛巾;長長的秀發飄散在胸前,苗條的身體被深深的陷入肌膚的繩索緊緊的捆綁著;上身呈向前傾斜狀;被紅色的繩子緊緊纏繞著的柔軟的雙臂被緊緊的綁在背後,原本白白的手臂此時被那紅色的繩子一道道的勒得變成了紫紅色;緊緊綁著的雙手在背後被誇張的吊到了幾乎過了頸部——如果沒有後來用五花大綁法綁在身上的繩子的緩解,真不知道會是一種什麼結局;已變成紫紅色的雙乳在繩子的縫隙中頑強的向前挺著,紫紅色的乳頭突了出來;胸部和肩窩處的繩子已深深的陷進我那嬌嫩的早已變成紫紅色的肌膚之中;纖細的腰肢也被繩子緊緊的勒著;伸得直直的雙腿上的繩子也早就深深的勒進了皮膚下面,凸起的部分也是深紫色了;兩腳也被繩子緊緊的綁在一起無力的向下垂著;離地面約有十厘米左右……望著鏡中被吊著的女孩,我又忘了目前的處境,心底的慾望就象火燒一樣;我一下下的緊縮著陰部,體驗著陰道口處被大繩結刺激的快感,我試著輕輕扭動著身體,品味著繩索下的意境,我努力向下伸展雙腿,試圖最大限度的伸展自己的身段;我極力的掙扎著,體會著那緊緊的綁在身上那些繩索下的痛感;這時我聽見定時器中發出“啪”的聲響,這原本不大的繼電器吸合的聲音對現在的我來說就好象是晴天的炸雷,震得我全身猛的一顫,緊張的身體不自覺的收縮了一下,引起了一陣劇烈的疼痛。我知道,電熱管已經開始工作了。



這時的我心裡一陣激動,全身肌肉在激動中又一次驟然收縮,渾身一緊,我的頭向上高高的昂了起來……,我又迎來了一次高潮,而且這一次高潮比以往任何一次來得都猛,下身都被那“水”弄得濕乎乎的,浸濕了緊緊的綁著我的雙腿的、深深的陷在我那肌膚下面的繩索,滴落在地闆上,濺上了朵朵水花;不一會,我感覺吊著我雙手的繩索在慢慢的下降、下降……猛然間,隨著“嘣”的一聲,吊了我一夜的吊繩終於被溶斷了;隨著吊著我雙手的繩子的突然溶斷,使得我原本被吊著的兩臂及雙手因驟然被放鬆而產生極為強烈的劇痛,令我又一次昏了過去……再一次醒來時我只覺得全身到處都在痛,尤其是被緊緊綁著的兩臂和雙手,還有被繩索深深的勒著的肩窩及胸脯等處更是疼痛難忍。身子已被綁在腰上的繩子斜著吊在空中——如果沒有這條繩子,我一定會被狠狠的摔在地闆上;我看到,我的的雙腳已挨到地闆上了,可是我卻感覺不到;這時我感到,由於現在只是由綁在腰部的繩子在吊著我的,我的身體深深的彎向地面,長髮拖在地面上掃來掃去;可是這樣就使我被緊緊的綁在身後的兩臂以及雙手被拉得鑽心般的疼痛;還有那根勒在我陰部的繩子以及係在它上面的陷進我的陰道口處的繩結也更深的勒進我的陰道,這也給我造成了難以忍受的痛苦,只覺得那根緊緊的勒進我的陰部的繩子就象要把我的陰部劈開一樣,大繩結陷入更深的地方……;為了緩解這種痛苦,我只能忍受著疼痛極力的將我的身子向上抬起著,以緩解兩臂及雙手的疼痛;可是這樣一來,深深勒進陰部的大繩結由於我身體的活動又強力的刺激著我那嬌嫩的處女地,使我的全身禁不住的顫抖著……;拼命的晃動著身子,努力搖動著腰肢,極力的扭動著雙腿,死死的夾著陰道口處的繩結,緊緊的收縮著全身的肌肉,高高的向上抬著頭……;在這樣的處境下我迎接著高潮的到來。



之後,我又陷入了另一種睏境之中。



又過了好長的時間,我試著想動一下仍然被綁在背後的雙手,可是雙手好象根本就不是我的了,一點也感覺不到它們的存在。我想,我的胳膊不會殘廢了吧。



如果真是那樣,即使我不吊在空中,就是現在的樣子,我也是無法解脫的;漸漸的,我感到我的兩臂開始出現針刺般的疼痛,我知道,這是因為被阻滯的血液又流進了我兩臂的血管後造成的。隨著血液的流通,在經過了那段難以忍受的痛苦之後,我的兩臂和雙手逐漸的恢復了知覺。



我試著慢慢的活動著雙手,一點點的把雙手從繩套中褪了出來;之後又忍痛解開了綁在兩臂及身上的繩子,然後把塞在嘴裡的毛巾也弄了出來。



終於可以自由的呼吸了,我貪婪的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又休息了一段時間,我費力的拉住那條綁在我腰上的繩子想站起來,可是剛剛恢復知覺的兩臂及雙手根本就沒有力氣了,兩腿和雙腳也沒有任何知覺,根本就不聽我的使喚。無奈,我只能先把綁在腰上的繩子解開;之後我一鬆手,站立不住的我就一下子摔倒在地闆上了;身上的龜甲縛以及勒進陰道的繩結又使我不禁呻吟起來……又過了一時間,我試著小心的解開了綁在身上的龜甲縛,當抽出那段濕透了的勒進陰部的繩結時,那感覺我今生都不會忘記的。



撫摸著身上的條條繩印和塊塊淤血的皮膚,我的眼淚不禁流了出來,這一夜,我經歷了一次生死之戰呀!



最後,我把綁住我雙腿的麻繩慢慢的解開,血液流通時的疼痛使我又一次幾乎昏過去……這時我才得空看了一下牆上的電子鐘,啊!十一點多了,簡直不敢相信,我把自己緊緊的捆綁後又吊了十多個小時?



等我洗完澡後已是晚上了。



在這之後的幾天裡,我幾乎都是在床上度過的——我感冒了。



在半個月之後我寫這段日記時,我的身上還留著條條繩印和塊塊青跡呢。